Drawing 繪畫

Han Painted
6 ピン29 フォロワー
[如果明天天氣晴]  是啊, 我們都是在希望和絕望之間不斷往返的流浪者, 只要離開絕望一點點,就距離希望多一些。  其實不是事事都要如自己期望美好,才能選擇樂觀, 而是就算處在巨大的絕望之中,仍然選擇保持希望, 並且相信它, 如果失望也不能將你打倒,那你還有甚麼好怕的呢?  每天早上在拉開窗簾之前,我都期望今天會是陽光燦爛的一天, 如果天氣如我期待的美好,我會很開心於今天的溫暖, 如果陰雨濛濛,我會享受這天的陰鬱,腦袋裡想些藍色的句子自娛, 我不會因為陽光就自認上天是聽了我的請求,而要求更多, 也不會因為陰雨就停止期待好天氣。  陽光雨露都是大地所必須,就像其他的必然組成了這個世界, 有些人稱之命運, 而我的心情只是一時一地的寄託, 所謂感覺這種東西,從來也不可能客觀,也可能與事實無關, 天晴有時,陰雨有時,快樂有時,傷心有時。

[如果明天天氣晴] 是啊, 我們都是在希望和絕望之間不斷往返的流浪者, 只要離開絕望一點點,就距離希望多一些。 其實不是事事都要如自己期望美好,才能選擇樂觀, 而是就算處在巨大的絕望之中,仍然選擇保持希望, 並且相信它, 如果失望也不能將你打倒,那你還有甚麼好怕的呢? 每天早上在拉開窗簾之前,我都期望今天會是陽光燦爛的一天, 如果天氣如我期待的美好,我會很開心於今天的溫暖, 如果陰雨濛濛,我會享受這天的陰鬱,腦袋裡想些藍色的句子自娛, 我不會因為陽光就自認上天是聽了我的請求,而要求更多, 也不會因為陰雨就停止期待好天氣。 陽光雨露都是大地所必須,就像其他的必然組成了這個世界, 有些人稱之命運, 而我的心情只是一時一地的寄託, 所謂感覺這種東西,從來也不可能客觀,也可能與事實無關, 天晴有時,陰雨有時,快樂有時,傷心有時。

PLUTO  一碰就碎 於是我學會憋住氣 不再大口呼吸  去除掉表面不斷增生的角質 傷口才會癒合  被推動著的浪花 存在與不存在  pluto 我們按著腳本 賣力演  靜謐 艷紅 夢中的母親在搖椅上 哼唱著  你不曾再愛過誰 刨出的罅隙 只為了退怯我們對愛的誤解  我們不曾留過 在那看似堅實的花花世界 而停留 發生在 某個 非次元 非空間  穿越 使用你的感覺

PLUTO 一碰就碎 於是我學會憋住氣 不再大口呼吸 去除掉表面不斷增生的角質 傷口才會癒合 被推動著的浪花 存在與不存在 pluto 我們按著腳本 賣力演 靜謐 艷紅 夢中的母親在搖椅上 哼唱著 你不曾再愛過誰 刨出的罅隙 只為了退怯我們對愛的誤解 我們不曾留過 在那看似堅實的花花世界 而停留 發生在 某個 非次元 非空間 穿越 使用你的感覺

[永恆的失去]  在你胸口那些無盡的失去, 無一不是曾期望走向的永遠, 而在那之後,隨之而來的未來, 卻總是一再地提醒你:  「所謂永恆啊」   其實早都在,那一瞬間就已經到達。

[永恆的失去] 在你胸口那些無盡的失去, 無一不是曾期望走向的永遠, 而在那之後,隨之而來的未來, 卻總是一再地提醒你: 「所謂永恆啊」 其實早都在,那一瞬間就已經到達。

距 離]   你啊  寂寞了寂寞  熱絡了熱絡  恰如其分

距 離] 你啊 寂寞了寂寞 熱絡了熱絡 恰如其分

{寂噪}  既然夜安靜得讓人煩躁 安靜得讓人煩躁 就把心閉上吧  把心閉上吧 已經夜深了  夜深了 睡了 睡 了

{寂噪} 既然夜安靜得讓人煩躁 安靜得讓人煩躁 就把心閉上吧 把心閉上吧 已經夜深了 夜深了 睡了 睡 了

{歸來?/遠行?}  遠一點看 離開或到來的足跡 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

{歸來?/遠行?} 遠一點看 離開或到來的足跡 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

Pinterest
検索